摘要:
摄影家陈锦 茶铺 成都 1991
茶铺 成都 1991


包容的城市与自得其乐的市民
摄影/口述|陈锦 整理|刘芳

 
  成都人性情随意,不讲究面子,觉得只要让自己舒服了就行。

  成都是一座市井生活味道非常浓厚的平民化城市。由于地形的关系,这里自古以来就有较为自足的自然经济,所以这里的人都相对封闭,容易自得其乐,容易满足。成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轻松享受,而不愿意把自己弄得太辛苦。

  比如我拍了很长时间的茶馆专题。喝茶是成都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从中也能反映出他们的生活态度。在传统的茶馆里,茶客们大多不是那么讲究喝茶本身,茶叶、茶具也不像现在的茶馆那么讲究,茶客们在乎的是喝茶的整个过程和氛围。

  而且成都人性情随意,不讲究面子,觉得只要让自己舒服了就行。比如我拍的“掏耳朵”的画面,其实你在公众场合那么仰着让别人给清洁耳朵是不太雅观的,但成都人不在乎,所以茶馆里随处可见掏耳匠的出现。

  三轮车夫也是如此,他先喝茶,有了客人也不急,要先把茶喝舒服再说。这个三轮车夫表现了他对金钱的态度、对生活的态度,有一碗粗茶淡饭,比辛苦挣钱重要。人的终极目标不就是为了自己安逸吗?

  成都的另一特点是包容性很强,因为历史上来看它是一座移民城市,从不排斥外来文化,新的事物在这里很容易被接受。其中有一点我觉得很好,就是它在现代、时尚的同时,又特别看重自己的传统,那些历史悠久的生活习惯和方式大多不会因为新文化的冲击而就此消失。

  比如年轻人也学会了去咖啡馆喝咖啡,但这对他们而言就是多了一种选择,而不是完全地摒弃喝茶的老习惯。方式增多了,但传统的东西没变。我这些年拍了大量的市井生活照片,里面很多场景现在还能见到,比如斗雀儿、要金钱板等等。

  我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有意识地记录成都的市民生活了,这大概是在摄影界里面比较早的。我在一家出版社做摄影编辑,有时也应一些杂志要求拍些照片。在这些接触过程中不断地感受到城市的变化,觉得有责任把那些曾经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东西记录下来,让不知道的人了解这方土地是怎么衍变的。

  80年代末,香港《中国旅游》搞了个成都24小时拍摄活动,我想自己拍什么呢?一定要拍能代表四川特色文化的东西,很自然就想到茶馆。从那一天起,我开始有目的地观察、拍摄茶馆。

  我常常就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茶客,坐在那里喝茶,看,摆龙门阵。我希望自己不仅仅作为一个旁观者,而是真正走进一种文化。我和坐茶馆的其他人互相接受,很舒服,没有压迫感,紧张感,摄影成为很随意的事,很自然地拍一两张。

  茶馆里有川人的生活川人的思想,有很多值得我去关注的东西。一旦把它当成文化现象来拍摄,与过去就不一样了。虽然过去也一直有人在拍摄茶馆,但是大都是零散的,没有深入挖掘。或者说大多数拍摄者是从所谓“艺术创作”的角度关注茶馆,太表象,缺乏系统的社会、历史、人文的切入。

  而我希望在影像之外,能多增加一些这方面的研究。因此我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研究全国各地的茶文化,以此比较出成都的地方特色。在最后编辑成册时,我也把这些文字的研究加入其中。这可能是比较新鲜的一种做法。

  我和与我做着同样努力的人,是能够认识到这种工作的重要性的。在80年代,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平民生活的人很少,但一旦你走对了路,总有一天它会体现出它的意义来。其实现在就已经能看出来了,社会越来越重视类似这样的影像记录,人们能从几十年的影像里理出一个发展的脉络。

  当传统的中国走向现代化之后,必然会寻找其延续至今的根脉。现在国家才刚刚发展几十年,好像还顾不过来,但总会开始这个过程的。而我能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做一点事,我觉得就是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
摄影家陈锦 金钱板 成都 1990
金钱板 成都 1990

摄影家陈锦 麻将阵 成都 l997
麻将阵 成都 l997

摄影家陈锦 鸟趣 成都1995
鸟趣  成都1995

摄影家陈锦 掏耳朵 成都 1988
掏耳朵 成都  1988

摄影家陈锦 游医 成都 2001
游医 成都 2001

摄影家陈锦 忠字舞 成都 1986
忠字舞 成都 1986
本文刊登于《瞭望东方周刊》镜界栏目2008年第51期
评论区
最新评论